登陆

【边远地方时空】刘金德 | 论满洲瓜尔佳氏索尔果宗族与满洲异姓贵族之婚姻

admin 2019-10-04 266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作者简介:

刘金德

青岛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历史学博士,主要从事清史、满族史研究。主持及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和省社科项目多项,著有《满洲瓜尔佳氏索尔果家族研究》,发表论文20余篇。

摘要:婚姻对象是衡量满洲贵族身份、地位的重要标准。瓜尔佳氏索尔果家族是满洲大族,除与爱新觉罗皇族通婚之外,与其他满洲贵族之间的婚姻往来相当频繁。钮祜禄氏额亦都家族是索尔果家族婚姻往来的首要对象,文献中关于两大家族的婚姻案例共有五次记载,这两大家族的联姻是整个清朝历史中政治婚姻的典型代表,通过构建姻亲网络使家族成员极大地拓展了与同侪之间的关系,进而更加有利于家族势力的扩张。此外,索尔果家族还与康熙朝大学士叶赫纳喇氏明珠家族、雍正朝名臣西林觉罗氏鄂尔泰家族联姻;还有索尔果之孙鳌拜曾与四大辅臣之一的纳喇氏苏克萨哈互为姻娅,与理藩院左侍郎绰克托和议政大臣博博尔代两家也有婚姻往来。这充分体现了鳌拜得势时,婚姻是攀附权贵的重要手段,当鳌拜获罪时,通婚家族亦难免遭受制裁。索尔果家族与满洲异姓贵族之间的婚姻往来,体现了满洲贵族之间的婚姻以双方的门第、爵秩为基本条件,从而确定了清代社会良贱不得通婚的规则,最终使这些家族获得稳固的政治地位和丰厚的经济利益,满洲异姓贵族间稳固的婚姻网络或婚姻圈也由此形成。

关键词:索尔果家族 满洲异姓贵族 婚姻 影响

清朝前期,八旗内部的婚姻极为复杂,其表现形式大多是强强联合,或地位略低的小贵族攀附实力雄厚的大贵族,或实力相当的贵族之间的联姻,罕有贵族与地位低下之人联姻的情况。索尔果家族作为满洲“八大著姓”之瓜尔佳氏家族中的典型代表,是名副其实的满洲异姓贵族,其婚姻对象不仅仅局限于爱新觉罗家族,与满洲其他异姓贵族的婚姻往来亦较频繁。关于清代(后金)的婚姻以及满洲的婚姻问题学术界已有全面系统的论述,且从不同角度对清代婚姻和满洲婚姻的诸多问题进行了探讨,其中并无索尔果家族婚姻情况的详细论述,提及者亦较片面。故本文以索尔果家族为研究主线,考察此家族与钮祜禄氏额亦都家族、纳喇氏明珠家族、西林觉罗氏鄂尔泰家族、汉军旗人李恒忠家族等的婚配情况,从而彰显满洲贵族间婚姻的对等性及浓郁的政治色彩。索尔果家族婚姻问题的深入研究不仅是一个个案,更能体现整个满洲贵族婚姻的特色及这些家族婚姻间的共性,探讨满洲贵族间复杂而又特色鲜明的婚姻网络,进而透视满洲贵族间婚姻“贵”与“亲”的双重特性。

一、与额亦都家族的婚姻

钮祜禄氏额亦都家族是与瓜尔佳氏索尔果家族有着极大相似点的满洲异姓贵族。这些相似点主要表现在:首先,都是满洲八大家和八大著姓之一,即使后来记载多变,但两大家族皆在此列。正如徐凯先生所言:“‘八著姓’为满洲大家望族,均有各自杰出人物。他们在后金和清初军事、政治、文化等方面皆发挥了重要作用。”其次,两家族的开拓者地位显赫。额亦都位列入关前五大臣之列,索尔果次子费英东亦是如此,且皆以军功起家,成为清朝开国时期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军事家族。第三,两家族第二代、第三代政治地位重要。皇太极统治时期,位列十六大臣者,如索尔果后人杨善、宜荪、索海等;额亦都后人则有图尔格、益尔登等。在皇太极逝世后发生的皇权之争中,额亦都第八子、时任两黄旗内大臣的图尔格;费英东第七子、时任议政大臣的图赖,索尔果第九子卫齐第三子、时任巴牙喇纛章京的鳌拜等人发挥了重大作用。第四,康熙初年瓜尔佳氏鳌拜和钮祜禄氏遏必隆入四大辅臣之列,对时局影响巨大。第五,两大家族皆与爱新觉罗家族通婚密切,成为家族晋升之要途。可以看出,两大军事家族之间存在诸多的利益关系,势必会因之而发生各种合作,也会产生各种冲突,而婚姻则成为他们之间合作的主要途径;他们的冲突则体现在各种政治斗争当中。

额亦都与费英东是努尔哈齐统治时期位高权重的五大臣其中二位,他们协助努尔哈齐统一了女真诸部,率领部众与明作战,备受努尔哈齐重视。为了拉拢这些异姓贵族,努尔哈齐将自己的女儿或族女嫁给这些满洲异姓贵族,与此同时,满洲异姓贵族之间也通过各种联姻而日渐密切。一夫多妻(妾)在满洲历史上极为多见。比如额亦都一生共娶五位妻子,生育十七子、十二女。其子嗣的婚姻亦集中在满洲各大贵族之间。第五子阿达海、十三子超哈尔分别与费英东之女婚配,第六子达隆霭娶吴尔汉之女为妻;第三子车尔格之子伯雅住娶图赖孙女为妻;曾孙阿里衮则娶图赖曾孙女为妻。

阿达海,额亦都第五子,万历十九年(1591)生,隶镶黄旗满洲。幼时努尔哈齐将其抚养宫中。尝云:“此子英异,必能继续其父。稍长,即从征伐,授为二等侍卫、侍卫什长官、勋旧佐领。”天命二年(1617)阵亡,终年27岁。娶同旗费英东之女为妻。该女生于万历十七年(1589),卒于康熙九年(1670),终年82岁。后追封一品夫人。葬于安定门北里八台。生子二人:长子阿哈尼堪,次子达达海。

超哈尔,又作朝哈尔,额亦都第十三子,万历三十年生(1602),隶镶黄旗满洲观音坐。自少从努尔哈齐征伐,管勋旧佐领。天聪八年(1634),授骑都尉。九年(1635),因功擢护军参领。崇德二年(1637),授议政大臣。三年(1638)七月,授礼部参政。后又进攻山东,攻克济南府。五年(1640),转兵部参政。六年(1641),围攻锦州时,战殁于阵,终年40岁。皇太极闻之,深为痛惜,赐一骑都尉,晋世职为二等轻车都尉,由其子承袭。娶费英东之女为妻,生卒年不详,去世后葬于安定门北小营村。此女共生五子:格和礼,天命二年(1617)生,顺治三年(1646)卒,终年30岁。任头等侍卫,爵至一等轻车都尉。额赫里,天命六年(1621)生,康熙十二年(1673)卒,终年53岁。任参领,工部尚书、都察院理事官、兵部侍郎等职,晋爵一等男。珠麻拉,天命十年(1625)生,顺治十一年(1654)三月卒,终年30岁。札拜,天聪元年(1627)生,康熙三十五年(1696)卒,终年70岁。袭勋旧佐领,任上驷院大臣。端多和,生卒年不详。袭勋旧佐领,兼养狗处拜唐阿头等职。

达隆霭,额亦都第六子,万历十九年(1591)生,天命十年(1625)卒,终年35岁,隶镶黄旗满洲。达隆霭体弱多病,未入仕。去世后葬于“盛京城北蒲湖岭之阳,山里红屯父茔之西,母佟佳氏夫人墓之昭。”娶吴尔汉之女为妻。此女年长达隆霭11岁,万历八年(1580)生,顺治九年(1652)七月卒,终年73岁。葬于“安定门北南湖渠村。”共生四子,分别是:达拜,生卒年不详;多拜,生卒年不详,生有一子一女;约拜,天命四年(1619)生,康熙二十三年(1684)卒,官至头等侍卫,生有二子一女;科拜,天命九年(1624)生,康熙六年(1667)卒,官至头等侍卫兼侍卫什长,生有四子四女。

伯雅住,额亦都第三子车尔格第七子,康熙六年(1667)生,康熙五十年(1715)卒,终年49岁,隶镶黄旗满洲。康熙四十四年(1705)袭父世职骑都尉兼一云骑尉。继娶图赖第三子费扬古之孙、【边远地方时空】刘金德 | 论满洲瓜尔佳氏索尔果宗族与满洲异姓贵族之婚姻都统、内大臣马尔萨之姑为妻。该女生于康熙十年(1671)十二月二十一日,卒于康熙四十三年【边远地方时空】刘金德 | 论满洲瓜尔佳氏索尔果宗族与满洲异姓贵族之婚姻(1704)十二月二十六日,终年34岁。生育情况不详。

阿里衮,额亦都第十六子遏必隆第六子音德第六子,康熙五十一年(1712)生,乾隆三十四年(1769)卒,隶镶黄旗满洲。阿里衮,少选亲军。自乾隆元年(1736)选为三等侍卫,至五年(1740),历任镶红旗满洲副都统、兵部侍郎、户部侍郎。从乾隆八年(1743)起,又先后迁任山西巡抚、山东巡抚、湖广总督、两广总督等要职。乾隆十八年(1753),丁母忧回京,百日服满,授领侍卫内大臣职衔,总管内务府大臣,在御前行走。后又历任户部右侍郎,镶黄旗满洲副都统、步军统领、刑部尚书、工部尚书、镶白旗汉军都统、户部侍郎、吏部尚书、议政大臣、户部尚书等职。二十一年(1756)四月,奉旨在军机处行走。五月,奉旨差往军营在领队大臣上行走。二十二年(1757)十一月,袭二等果毅公。二十四年(1759),因功,授一云骑尉,兼本身二等公,合并为一等果毅公,世袭罔替。二十五年(1760)十月,授正黄旗领侍卫内大臣。二十八年(1763)十月,加太子太保。三十二年(1767)正月十八日,授为参赞大臣,出师云南。二月,署理云贵总督,旋授为定边右副将军。三十四年(1769),在军营染疾,十月十九日卒,终年58岁,赐谥襄壮。娶图赖第三子费扬古之孙川陕总督马尔泰之妹为妻,即费英东元孙女。此女康熙五十五年(1716)三月十六日生,乾隆四十五年(1780)二月二十八日卒,终年65岁。二人合葬一墓。此女共生四子:“长丰升额、次倭星额、三色克精额、四布颜达赉。”生女七人,婚配情况如下:“三适正红旗宗室镇国将军谟云之子、奉国将军崇敏;四适正蓝旗宗室贝勒弘暾之子、闲散永曼;六适图默特扎萨克贝子哈穆噶巴雅思瑚朗图之子、三等台吉朋苏克临亲;八适镶红旗宗室辅国公弘曧之子、奉国将军永萼;九适镶蓝旗宗室、奉国将军书诚之子、奉恩将军崇厚;十一适同旗满洲鄂谟托氏总督彰宝之弟富显;十二为十七阿哥福晋。”可见,其女婚配对象之显赫,不仅仅体现了瓜尔佳氏与钮祜禄氏两大家族间婚姻之密切,更是钮祜禄氏额亦都家族地位优越的显现。

索尔果家族与额亦都家族之间历经几代的婚姻往来,使这种强强联合表现的尤为突出,可以说是整个清朝历史中政治婚姻的典型代表,通过构建姻亲网络使家族极大地拓展了与同侪之间的关系,进而更加有利【边远地方时空】刘金德 | 论满洲瓜尔佳氏索尔果宗族与满洲异姓贵族之婚姻于家族势力的扩张。

二、与满洲其他异姓贵族间的婚姻

性德,叶赫纳喇氏,初名成德,后避东宫嫌名,改曰性德,字容若,号愣伽山人,康熙朝大学士明珠长子,清初著名词人。顺治十一年(1655)十二月十二日生,康熙二十四年(1685)五月三十一日卒,终年31岁,隶正黄旗满洲,性德从小便擅习骑射,稍长则工文翰。康熙十一年(1672),“年十七补诸生,贡入太学。”次年,中举人。康熙十三年(1674),参加会试,中式,将廷对,“患寒疾,太傅曰:吾子年少,其少俟之。于是益肆力经济之学,熟读《通鉴》及古人文辞,三年而学大成。”康熙十五年(1676),性德“应殿试,条对凯切【边远地方时空】刘金德 | 论满洲瓜尔佳氏索尔果宗族与满洲异姓贵族之婚姻,书法遒逸,读卷执事各官咸叹异焉。”考中进士,名在二甲第七名。后“圣祖以其世家子,”“选授三等侍卫,出入扈从,服劳惟谨,上眷注异于他侍卫。”后晋二等、一等侍卫。性德虽为明珠之子,然官职仅至一等侍卫,后再无晋升。康熙二十四年,因疾突逝。性德在文学上的贡献却是巨大的。曾拜徐乾学为师,与其研讨学术。其墓志铭就是其师徐乾学撰述。《清史稿》对性德的文学才能进行了概括,“善诗,尤长倚声。遍涉南唐、北宋诸家,穷极要眇。所著饮水、侧帽二集,清新秀隽,自然超逸。……清世工词者,往往以诗文兼擅,独性德为专长。”经后人整理,性德一生所作之词300余首,因此性德不愧为清初“第一词人”。

性德的婚姻经历学界尚无一致结论,但其所娶卢氏和官氏是毋庸置疑的。康熙十三年(1674),20岁的性德与两广总督、兵部尚书、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卢兴祖之女成婚,二人感情深厚,然康熙十六年(1677)五月,卢氏却突然去世,年仅21岁,赠淑人,生一子海亮。后性德续娶图赖之子颇尔喷之女官氏为妻,已得到学术界的普遍共识,官氏乃瓜尔佳氏之汉译。官氏是否生育,难以稽考,据张一民先生考证,此女未生子,但可能生有女儿。然已不知其详。多数学者认为二人的婚姻是政治上的联姻。因两大家族在当时社会和朝廷皆占据较高的政治地位,握有较大的权力,故这种推断是合理的。关于官氏的其他情况已无从考究。

鄂弼,西林觉罗氏,雍正朝名臣鄂尔泰第三子,康熙六十年(1721)正月生,乾隆二十八年(1763)六月卒,终年43岁,隶镶蓝旗满洲。乾隆五年(1740),授三等侍卫;二十三年(1758),擢授正红旗汉军副都统,署理刑部侍郎事务。二十四年(1759)十月,授山西巡抚。其上任后,为应对山西地区的旱灾及平粜当地粮价作出了积极贡献,并多次得到乾隆皇帝的嘉勉。二十七年(1762)五月,调任陕西巡抚。上任后,鄂弼对西安回民的民族性格、生活习惯和宗教信仰等进行了调查研究,制定了相应的措施或律例。二十八年(1763)二月,鄂弼上奏对回民杂处之地的治理效果,“上年大惩后,凶殴者渐少。”六月,因鄂弼对处理民族问题有一定经验,遂补授四川总督。十八日,乾隆帝听闻鄂弼去世的消息后,曰:“鄂弼自简任巡抚以来,实力宣猷,恪勤懋著。昨降旨补授四川总督,正望其及时效用,忽闻溘逝,深为轸惜。著加恩赏,赠尚书衔,入祀贤良祠,所有应得恤典,著该部察例具奏。”寻赐祭葬,谥勤肃,入祀贤良祠。

鄂弼之妻为傅尔丹之子哈达哈之女,此女事迹无考。鄂弼之女是乾隆第五子荣亲王永琪的福晋。正如赖惠敏研究员所言,“鄂尔泰的子弟在科举功名上成就未必杰出,姻亲方面却皆一时之选。……鄂尔泰以雍乾两朝新贵身份结合旧有的满洲权贵氏族为姻戚,一方面借此提高社会地位;另一方面也是他成为‘满党’领袖的条件。”所以说这些满洲异姓贵族之间的【边远地方时空】刘金德 | 论满洲瓜尔佳氏索尔果宗族与满洲异姓贵族之婚姻姻亲关系多以政治地位为结姻前提。

据实录所载,鳌拜与同为四大辅臣之一的纳喇氏苏克萨哈亦为姻娅,然二人不和,后被鳌拜等罗列二十四宗罪,于康熙六年(1667)被杀。至于两家之姻娅关系无过多记载,遂无法详论。另外,理藩院左侍郎绰克托和议政大臣博博尔代两家也有婚姻往来。同样仅局限于实录的简单记述,且皆是在惩处鳌拜的过程中受到牵连者。“鳌拜案内,理藩院左侍郎绰克托,系鳌拜姻党。”“镶蓝旗奉国将军巴尔堪告称,康熙七年六月,被掌管简亲王家务之博博尔代倚恃亲家鳌拜权势,诬陷捏控,以致降职。”可见,鳌拜得势时,婚姻是他们攀附权贵的重要手段,然而,当鳌拜获罪时,他们亦要遭受不同程度的打击。

日本学者内田直文《钮祜禄氏额亦都家族与清初内廷侍卫》一文中又指出“鳌拜娶辅政大臣索尼之女为妻,二人为姻亲关系。”然文章此处未载其出处,查阅史料,亦未发现具体记载,有待鳌拜族谱或索尼族谱的新发现,以补证之。另日本学者杉山清彦据《李氏谱系》所载,在《汉军旗人李成梁一族》及《清初期对汉军旗人“满洲化”方策》两文中指出八旗汉军李恒忠(字德贞,满名宜哈纳)曾娶费英东之子索海之女为妻。这也是笔者所见索尔果家族与八旗汉军之间的首例婚姻。

囿于族谱资料记载的缺失,及其他史料记载之单一,仅找到如上几例索尔果家族与八旗满洲、八旗汉军之间的婚姻实例,与八旗蒙古之间的婚姻实例尚待挖掘。清代社会有旗人和民人之别,“清代旗人和民人之间的分际是旗人归属于八旗制度,编入八旗户口册。民人属州县管辖,编入民数册中。”至于清代的旗民通婚问题,学术界已有不少成果,并且一些学者用具体案例证明了旗人之女嫁与民人,以及民人之女嫁给旗人现象的存在。索尔果家族可否有此类婚姻实例,兹据费英东第四子托海家族的谱书,查得该支系托海第四子噶达浑独子大各于康熙二十年左右自北京迁移至今辽宁省营口市熊岳镇,家谱中自大各曾孙辈开始在男人左边书写妻子姓氏,从这些姓氏中可以看出所娶之人几乎皆为汉姓,当然也不排除这些姓氏中有八旗汉军之女或从满姓汉化而来的姓氏。若以20年为一代人计算,此时应在雍正、乾隆年间,出现这种现象可能是因为当地旗人妇女稀少所致。换句话说,“清廷对全国的统治政策并非铁板一块,而是采取‘因地制宜’、‘因俗制宜’的办法,具有灵活性和多样性。”杜家骥先生在分析东北驻防的几个家族的婚姻情况后,认为“东北驻防的满洲旗人,则与汉人通婚者较多”;其原因可能是“与驻防东北地区的满洲旗人散居各处,与汉人接触较多,而且是远距京城的边区有关。”进而得出结论:“八旗驻防之地,尤其是东北散居驻防地,存在着满洲旗人与汉人通婚乃至满汉混血、融合现象,而且不是个别现象。”这种通婚现象最终促进了这批满洲人在婚俗上的部分汉化,正如陈捷先先生所言:“尽管满洲人在婚俗方面因与汉人文化接触而发生了很多改变;但是在中国各地,特别是边疆地区,直至十九世纪末年,满人婚姻习俗中仍有不少他们原有的传统文化存在。”我们可以肯定的是索尔果家族在清朝中后期的婚姻不仅局限于满洲贵族之间,与普通旗人之间的婚姻,甚至与民人之间的婚姻定不在少数,只是鲜于记载罢了。“而京师满洲旗人家族,与旗外汉人通婚的情况极少,”索尔果家族尚未发现此类婚姻事例。综上可知,本文所列之婚姻实例仅是其中一小部分,难免有挂一漏万之嫌,待有充分资料支撑后,再做详述。

三、索尔果家族婚姻网络的表现形式及影响

就笔者目力所及,索尔果家族中共有上述12人与满洲异姓贵族进行联姻,这些婚姻关系的形成最终编织了索尔果家族的婚姻网络。

满洲开国时期,满洲贵族之间的婚姻主要是出于彼此利用的目的。“满洲贵族领导族员,帮助努尔哈赤及皇太极奠定清政权之基础。”同时,“努尔哈赤给予率众来归的东北部族首领大量奖赏,赐予他们妻子、奴隶、良马、军职和世袭头衔。”故此,“联姻是努尔哈赤令古出效其死力的重要手段,由此发展而来的‘指婚’,也是入关后诸帝与八旗显贵结成牢固关系的重要途径。终清之世,皇室与满洲异姓贵族就是这样通过婚姻关系缔结起一张张、一层层的政治网络,形成‘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利害集团,这正是满洲统治的政治基础所在。”“他们也常因努尔哈齐对政治婚姻的操作,得以和爱新觉罗家族建立血缘亲属关系,进而共享政权,成为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军事家族。”凡此种种,索尔果家族作为满洲异姓贵族或军事家族都是无可争议的。

满洲贵族之间的婚姻以双方的门第、爵秩为基本条件,从而确定了清代社会良贱不得通婚的规定,亦在婚姻的过程中打上厚重的阶级烙印。索尔果家族作为满洲社会的上层,其婚姻对象必定是与其地位相当或更高的的权贵。只有这样才能获得更稳固的政治地位和更多的经济利益,因此这种婚姻长时间持续下来就形成了一个稳定的婚姻网络或婚姻圈。

婚姻是获得家族政治地位的筹码。索尔果家族与满洲异姓贵族之间的婚姻加强了他们的合作,进而相互援引庇护。比如费英东之女与额亦都之子的婚姻,密切了两大家族的关系,费英东与额亦都同在入关前五大臣之列,二人共同辅佐努尔哈齐的事业,罕有矛盾和冲突;哈达哈之女与鄂尔泰之子的婚姻亦属此类。再如鳌拜的亲家理藩院左侍郎绰克托、议政大臣博博尔代皆因与鳌拜结党,相互庇护而获罪。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与门第较高之家族进行联姻,可以获得更多支持者和庇护者,最终壮大本家族的势力。

通过婚姻增强了索尔果家族与其他满洲异姓贵族间的竞争力。有清一代,满洲异姓贵族都想通过婚姻这条捷径达到位高爵显的目的,这是有目共识的。比如钮祜禄氏、纳喇氏、赫舍里氏、佟佳氏等氏族的崛起受婚姻的影响极大。瓜尔佳氏索尔果家族自然不会远离这个婚姻圈,而是努力跻身其中,以增强本家族的竞争力。上述婚姻诸例正是其家族在婚姻竞争圈中拼搏的表现。

这种以爱新觉罗家族为中心,外联满洲异姓贵族的婚姻圈经过不断的实践,最终变得比较稳定。索尔果家族多面的婚姻最终推动了其家族在清朝前期的崛起和繁盛。

【注】文章原载于《吉林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6年第6期。

责编:齐云彦

声 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文章已获得作者授权,如需转载请联系本公众号。如有版权问题,请留言说明,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